您好,歡迎光臨專業包子培訓機構
全國24小時服務熱線13186439127
包子培訓

包子的傳說




包子培訓時間:2018-04-22 20:41瀏覽量:本文關鍵詞:包子加盟,包子培訓,包子技術
 明朝時候,天津還是個港口碼頭,有句話叫“九河下梢天津衛”,說的就是當時的天津。因為是碼頭,每天來往商船很多,所以當時天津的餐飲業很發達,大街小巷、碼頭岸邊,到處都是賣小吃的鋪子。
  天津城外西北角,有一家梅記包子鋪。掌柜的姓梅,四十多歲,沒有兒子,只有一個閨女,名叫蘭兒。蘭兒年方二八,生得細皮嫩肉,模樣可人兒。店鋪里就他們父女兩個人,每天梅掌柜在后廚蒸包子,蘭兒就站在門口賣包子,他家的買賣非常紅火。
  離梅記包子鋪不遠,有個趙記包子鋪,掌柜的叫趙四。按理說,趙記包子鋪的地點好,買賣也應該好,但不知怎么,他家的包子就是賣不過梅家。不少人從趙記包子鋪門口經過,看都不看一眼,徑直去梅家包子鋪買包子,還打趣說,吃梅家的包子,不但能飽口福,還能飽眼福,兩全其美。這可把趙四氣壞了,心說梅家丫頭長得好怎么了?長得好能當包子吃啊?
  其實趙四弄錯了,那些客人不是說蘭兒姑娘長得好,而是說梅家的包子賣相好。他家的包子薄皮大餡十八個褶兒,蒸出來就跟一朵花兒似的。炒菜講究色香味俱全,包子也講究樣子。這么好看的包子,誰看了不想吃?
  但趙四就認準梅家買賣好是因為有蘭兒在門口賣包子,他也想找個丫頭賣包子,但他沒有女兒,只有一個兒子,還是個浪蕩公子,整天游手好閑,跟一些地痞流氓、官宦子弟混在一起,吃喝嫖賭什么都干。趙四恨自己的兒子不爭氣,又恨梅家的女兒漂亮,整天唉聲嘆氣,抱個酒瓶子念叨著家門不幸。
  這天早上,趙四正在鋪子里嘆氣,兒子趙大頭從外面回來了。一見趙四悶頭不語,趙大頭斜著一雙三角眼說:“你不就看梅家的蘭兒好看嗎?我給你娶過來不就得了。”趙四一瞪眼,罵道:“瞧你那德性!你要是能把蘭兒娶進門,我給你當兒子!”趙大頭點點頭,說:“一言為定!”趙四氣壞了,掄起酒瓶子就把趙大頭砸出了門。
  趙四不知道,其實趙大頭早就對蘭兒垂涎三尺了。趙大頭知道蘭兒看不上自己,找媒人正式去說媒肯定不行,只能想別的辦法把蘭兒弄到手。
  趙大頭找到道臺的兒子吳有道,吳有道仗著是道臺的公子,在天津地界上把壞事都做絕了。城里城外的買賣鋪戶,他都腳面水兒——平趟,哪家都把他當爺看,唯獨梅家包子鋪不把他當回事兒,想吃包子照樣得交錢。吳有道哪受得了這個氣,所以,趙大頭一找到他,他立刻答應給趙大頭出主意。說完鬼主意,吳有道說:“這事兒成了之后,蘭兒就是你的了,不然,嘿嘿……”
  趙大頭連連點頭:“哥,這事兒要是辦成了,我給你五百兩銀子做謝禮。”
  吳有道一擺手:“銀子我不要,你也知道我要什么……”
  趙大頭先是一愣,隨后大笑起來:“沒問題,我老婆就是你老婆,你想怎么都行……”
  這天清早,梅記包子鋪剛開門,一個瞎婆婆就拄著拐杖進來了。蘭兒熱情地迎上去,送給瞎婆婆十個包子,說是開門大吉。瞎婆婆千恩萬謝之后,拄著拐杖走了。
  中午的時候,幾個捕快突然闖進包子鋪,捕頭把手中的鐵鏈子一抖:“都別吃了,這兒的包子吃死人啦!”說著,幾個衙役上來就把梅掌柜和蘭兒鎖起來押往衙門。客人們看見這場面,全都扔下筷子,呼啦啦跟在后面走到衙門,想看個究竟。
  到了衙門一看,原來是瞎婆婆的兒子死了。瞎婆婆正趴在兒子的尸體上哭得死去活來:“兒啊,你死得好慘啊!”
  仵作檢查完尸體,向道臺吳仁興報告說死者是中毒身亡,但到底中的什么毒,還驗不出來。吳仁興“啪”地一拍驚堂木,問梅掌柜:“你為什么要做毒包子害人?”梅掌柜據理力爭,說自己做的包子根本沒有毒。這時,幾個捕快抬著一頭死豬和一只死狗走上堂來,說死豬死狗是從包子鋪廚房里搜出來的。吳仁興點點頭:“好啊,你用死豬死狗做包子餡給人吃,那還不出人命?來呀,大刑侍候,看他招不招!”
  說著,衙役過來給梅掌柜上了夾棍。梅掌柜哪受得了這個罪呀,最后只好屈打成招。吳仁興讓人把梅掌柜關入死牢,摘掉梅家包子鋪的牌子,店鋪充公。吳仁興念蘭兒年紀小,先放她回家。
  蘭兒一個人回到家里,淚流不止。她知道自己家的包子沒有毒,一定是有人陷害他們。眼看爹爹也要被問斬,她思來想去,覺得自己活著也沒有意思,就隨便找來一根繩子,準備上吊。
  蘭兒剛把自己吊起來,柴夫二狗就走了進來。二狗常年往城里的買賣鋪戶送柴,梅家也是他的一個老主顧。今天,他來送柴,發現包子鋪被封了。他尋到后院,正好看見蘭兒上吊了。二狗趕緊把蘭兒救下來。蘭兒睜開眼睛,見是二狗救了自己,又哭起來:“二狗哥,你救我干什么!我沒有活路了……”蘭兒把發生的一切都跟二狗說了。二狗聽完,正要說話,趙大頭就帶著幾個人闖了進來。
  趙大頭走到蘭兒面前,笑嘻嘻地說:“蘭兒,想不想救你爹?想不想讓官府把包子鋪還給你們?想的話就嫁給我,我去說一句話就成。”蘭兒連看也不想看他一眼,轉過身不理他。趙大頭一看,瞪著三角眼吼道:“你不答應是不是?不答應你爹就死定了!”說完,轉身帶人就要走。
  二狗一看,急忙把趙大頭攔住,對蘭兒說:“蘭兒,趙公子說能救梅掌柜,你就答應他吧,這本來就是好事兒啊!”說著,沖蘭兒使個眼色。蘭兒知道二狗是好人,平時聰明能干,主意可多呢。他使眼色讓自己應下趙大頭,肯定有他的原因。她低頭想想,說:“好,只要你能讓官府放了我爹,到時候怎么都隨你。”趙大頭點點頭,說:“這可是你說的,你得給我簽字畫押。”說著,拿出早已準備好的契約放到蘭兒面前。蘭兒雖然不認識字,但也猜出來一定是張“賣身契”,本不想簽,見一旁的二狗沖她擠眉弄眼,只好先畫押了事。趙大頭把畫好押的賣身契塞進懷里,對蘭兒說:“成了,一會兒我就去官府,讓他們放你爹。三天之后,我就八抬大轎把你娶進門,哈哈!”說完,大搖大擺地走了。
  趙大頭一走,蘭兒就急了:“二狗哥,你真想讓我嫁給趙大頭?他可是個不折不扣的流氓!”二狗笑笑,說:“我能讓你往火坑里跳嗎?先把梅掌柜救出來,趙大頭的事兒好辦。”蘭兒一聽,好辦什么呀?我都畫押了,他要是把字據拿到官府,我不認都不行。
  果然,梅掌柜很快就被放出來了,死罪雖饒,活罪不免,游街示眾三天。梅掌柜早被打得不成人形了,硬是被架著游了街,嘴里還有氣無力地喊:“我的包子是死豬死狗做的!”直到嗓子都喊啞了。
  第三天,趙大頭帶著八抬大轎,吹吹打打來到梅家門口,要接蘭兒過門兒。梅掌柜一看,問:“這是怎么回事兒?”蘭兒眼看瞞不過去,只好實話實說。梅掌柜一聽,火了:“什么?你嫁給他?那我還不如死了呢!”說著,轉身拿繩子就要上吊。這時,二狗風風火火跑進來,拉住梅掌柜到一旁小聲耳語了幾句。梅掌柜一聽,問:“真的?那你可真是我們梅家的大恩人呢!”說著,就跟二狗一起來到官道上。
  梅掌柜和二狗跑上官道,聽見遠處銅鑼響。一隊人馬由遠而近,很快就到了兩個人的近前。二狗對梅掌柜說:“我打聽清楚了,八府巡案張大人就在轎子里,你去喊冤,我去找瞎婆婆,讓她給你作證!”梅掌柜跑到轎前,當街跪下,攔轎喊冤。張大人是個清官,一見有人喊冤,立刻停下轎子,仔細問起案情。梅掌柜就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對張大人說了一遍。張大人命人傳來趙大頭、二狗和瞎婆婆。二狗說,那天他去城里送柴,路上剛好看見趙大頭攔住瞎婆婆,說要看瞎婆婆拿的包子,然后就往包子里塞了一些東西。瞎婆婆說,趙大頭確實看過她買的包子,家里現在還有幾個剩下沒吃的。張大人派人拿來那些包子,見包子果然被掰開了,里面夾著砒霜。張大人問趙大頭是不是這樣,趙大頭嚇得臉色大變,立即供認不諱,連吳仁興也一塊給招了出來。張大人定趙大頭死罪,打入死牢,吳仁興貪贓枉法,革職查辦。梅家包子鋪的買賣恢復,照常開張。
  梅掌柜想,梅家能有今天,都是二狗的功勞,干脆就把蘭兒許配給他。蘭兒坐上花轎,在城里轉了一圈兒,跟二狗拜堂成了親。
  辦完喜事,梅掌柜把鋪子交給二狗和蘭兒經營。梅記包子鋪的舊牌子已經讓官府給摘了,二狗決定暫時先不掛牌子。包子鋪沒招牌,又曾出過事兒,買賣一時不是很好。二狗就和蘭兒在包子餡上做文章,在和餡兒的時候加入用骨頭熬制的高湯,包子一蒸出來,香飄十里。聞到香味兒的人直流哈喇子,不由自主地就來買包子。買包子的人里面,有愛管閑事的,問二狗包子餡是不是死豬死狗做的,二狗從不搭理他們。就這樣,一傳十,十傳百,梅家包子鋪又紅火起來。人們給包子鋪起名叫“狗不理”。后來,“狗不理”的名號越傳越響,成了名聞大江南北的老字號。
隨機推薦
?
亚洲日本香蕉视频观看视频